杭州电影院演出行业陷成本之困 上座率控制在50%就能复工?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奥特曼赛罗电影大全图片大全图片大全集_弹钢琴的电影_VR外国电影叫什么名字--jojo的奇妙冒险琪琪电影网
来源:第一财经上杭州电影院座率控制在50%就能复工? 演出行业难以收回成本作者: 吴丹费元洪认为,一场演出的成本并没有绝对标准,不同的座位数、票价、场租费、宣发,以及演出类型,都会决定其不同的成本,“比如相声、小型话剧和音乐剧,这类演出的成本就相对较低,但大型演出项目和国外引杭州电影院进的音乐剧项目,基本上座率至少要达到七成,才有可能保本。” 杭州电影院2月下旬,北京、上海相继发布演出场所防控指南,最醒目的建议要求是:每场演出隔座卖票,京沪两地分别要求上座率控制在60%和50%以内。 据中国演出协会不完全统计,仅今年3月,中国二十余省市有杭州电影院近8000场次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直接票房损失将超过10亿元。 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几近停摆的剧场何时能复工,成为演出行业最关注的话题。2月21日,北京发布《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北京市演出场所防控指引》,几天后,上海也发布《上海市演出场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工作指南》。纵观两份防控指南,最醒目的建议要求是:每场演出隔座卖票,京沪两地分别要求上座率控制在60%和50%以内。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仔细读完指南,能明显感受到政府因关切演出行业而制定这份复工建议和参考,它所能传递的,是整个演出业逐步复工的杭州电影院信心。“政府的出发点肯定是希望能尽快恢复演出的正常运行,给演出方信心,希望一些能提前恢复演出的剧场早点安排,早点做起来。”费元洪认为,从剧场与演出方的角度来看,这是政府传递出的良好信号,但不意味着剧场能够立即复工,“随着国内疫情逐渐被控制,近期肯定还会出台一些更准确的信息。”古典乐迷严宽的手机里,最近都会闪现一个个日程提示——3月5日,钢琴家邓泰山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肖邦协奏曲音乐会,3月19日起,德国钢琴学派杰出人物奥皮茨演绎勃拉姆斯钢琴作品全集。这些票都是他提前几个月就订购的,如今全部被取消。据中国演出协会不完全统计,仅今年3月,中国二十余省市有近8000场次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直接票房损失将超过10亿元。2020年,曾被认为是演出行业的“大年”。去年年末,京沪两地的演出场地租赁就呈现抢租情况,多个热门场地难以预订,这一现象被业内人士预估,2020年将成为演出行业最繁荣热闹的一年。当繁荣被疫情打破,人们更关心,何时才能回归剧场。成本之困“哪怕是关闭状态,我们剧场每天的运营成本都是数万元哗哗地流出去,没有任何收入,损失确实非常大。”自疫情暴发,费元洪每天都在关注动态。对他而言,好消息是中国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但坏消息是,境外疫情逐步扩散,又演变为新一轮的担忧。“本来我们认为,情况逐渐在好转,五六月份应该不会受到影响。但随着疫情蔓延到日韩和欧洲,国际项目最终能否顺利上演,还是未知数。”费元洪细数,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近期取消和延期的演出就有五六十场,对于这家主要依靠引进演出为主的机构而言,当国外疫情逐渐严重,也意味着引进演出难以为继。小不点大视界创始人陈忌谮预估,他们在全国范围内受影响的演出场次约400场,对于京沪两地的剧场复工指南,她认为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我们主要引进国际的优质亲子剧,引进和落地成本都不低。为保证观演体验,我们一直坚持做‘微剧场’,即使满场,观众人数也很少。正常情况下,我们的上座率在80%以上,差不多能维持运营。如果降低售票张数,一定会对经营有影响。”北京四海一家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于婷婷也对指南实施的可能性持观望态度,对演出方而言,每场演出都有硬性成本,包含了演出场地租赁、演出费、工人劳务、演员津贴、住宿费等,国际项目还有高昂的国际差旅费,“如果每场演出在没有任何补贴的情况下可售票数减少,势必造成演出商的亏损,或者只能提高演出票价,所以怎么实施,还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相对于影视等文娱行业,演出行业的成本高、收益低,回收资金的周期也更长,并非一个容易挣钱的行业。对于“上座率控制在50%以内”的建议,很多演出方都对第一财经表示,虽然能看出政府对演出业的关注,但这种售票方式难以收回成本。他们所能做的,更多是观望与等待。费元洪认为,一场演出的成本并没有绝对标准,不同的座位数、票价、场租费、宣发,以及演出类型,都会决定其不同的成本,“比如相声、小型话剧和音乐剧,这类演出的成本就相对较低,但大型演出项目和国外引进的音乐剧项目,基本上座率至少要达到七成,才有可能保本。”艰难的复工“疫情延续,不仅仅是对演出市场有相当大的影响,对每个行业、每个机构来说,我们都是在大浪潮中进退。”陈忌谮告诉第一财经,自疫情以来,整个团队其实并没有休息停顿,“从大年初五左右,我们就已经复工,第一时间在线处理演出取消,和外方演出团体协调更改档期,给观众退票,年卡延期等。”小不点大视界在线出品“在家也有戏”系列内容,陈忌谮说,这些内容很轻量、很有趣的视频,能给宅居的日子添点乐趣,“我们还原创研发了‘小不点戏剧启蒙盒子’,也在这段不能进剧场的日子里,给很多亲子家庭提供了一个在家游戏的素材。”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做了很多线上内容,将艺术教育、讲师班,包括音乐剧孵化计划、歌唱大赛,都搬到了线上。四海一家同样处于停业未停工的状态,下半年及后续演出项目统筹对接、行业调研、会员维护及相关准备工作都在有序进行。“如果国内疫情能够有效控制,剧场和国内的演出项目就会陆续恢复,同时国际的演出项目,对于未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或地区也可以逐步恢复。”于婷婷说,尽管四海一家涉及被取消的项目不多,但损失也在500万元左右。他们目前已经为复工做好了准备,就等待疫情控制情况。“我们不至于要到全世界一例病例都没有才可能开放剧场,这样可能就遥遥无期了。”但说到全面恢复,费元洪认为仍需时日。对于演出行业,每一个项目都需要预留出运行周期,从引进洽谈、办理批文、售票等程序上,都需要提前量,“不可能是疫情结束了,剧场马上就能全面复工。”他认为,剧场复工的标志之一,就是全国中小学恢复上课,这时,剧场的全面恢复才能真正开启。据费元洪了解,北京的演出批文开放将在8月以后,因各地政策不一样、疫情状况不一样,也将导致全国剧场的复工不可能同步。目前而言,包括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在内的诸多大型剧院和演出场所,其公共区域每日都在进行细致全面的消毒措施,并增添了很多检疫设施,如红外线测温仪及酒精、口罩等提供给观众的防护措施。费元洪设想,即便第一场演出顺利进行,但是从观众的信心、剧场及演出方的应对来看,整个演出市场想要恢复到常态,还要在那之后的一两个月。让他担忧的是,随着境外疫情的扩散,或许引进演出项目会进一步受阻。今年下半年,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原计划将有多部法语音乐剧登陆上海,但目前也变得难以预料,“这些法语剧目都是一年半、两年前就洽谈好的,只要有一两位演员因疫情无法出行,将会导致整个项目不得不被取消。”